最新消息

2018-10-05
精油檔案-檸檬薄荷 (Bergamont Mint) Deby Atterby 撰稿
前言
  我個人要感謝以下諸位人士, 由於他們貢獻珍貴的研究資料, 我才得以將精油檔案準備齊全。
Ron Guba – Essential Therapeutic.
(http:// www.essentialtherapeutics.com.au)
Robert Harris – Essential Oil Resource Consultants.
 ( http:// www.essentialorc.com )
Joy Bowles – The A to Z of Essential Oils
John Kerr – Springfields Aromatherapy
Tony Burfield – www cropwatch.org
 
 我的心早已為許多參與過Rhiannon Harris研習營的讀者選擇檸檬薄荷精油。
 
Rhiannon非常優雅地與我們分享如何運用這美妙而簡單的精油,它可成為任何診療所與藥房最棒的附加物。
 
 但是,當我選擇此精油時遇到一點障礙,因為關於檸檬薄荷精油的資訊並非像過去許多我所做的薄荷家族精油研究介紹那麼多,所以我決定盡全力在檸檬薄荷的歷史部分添加更多資料給各位讀者。
 
植物學名: 
Mentha citrate
 
發音:
Men tha ci tra ta
 
植物家族:
唇形科
 
常用名稱:
Bergamot mint(佛手柑薄荷)、Lime mint(萊姆薄荷)、Lemon mint(檸檬薄荷)
 
萃取方式/使用的植物部位:
檸檬薄荷精油是運用部分的乾燥植物葉片與花朵透過蒸汽蒸餾過程而取得。
 
精油的顏色:
Mentha citrata精油是淡黃色或幾乎像水一般清澈稀薄質地的液體。
 
摻假:
 我的研究顯示檸檬薄荷可能摻假添加合成的乙酸沉香酯、沉香醇、檸檬稀,合成或天然的檸檬醛、乙酸松油酯(terpinyl acetate)、鄰苯二甲酸二乙酯(diethyl phthalate)、苦橙和萊姆。
 
 顯而易見的是我們應該要認識我們的供應商,維持我們購買的是高標準治療級精油。所以,信任你的供應商。
 
香氣與調性:
 此精油的前調具有甜美和些許的果香,類似佛手柑氣味,但是前調也伴隨著顯著強烈的萜稀氣味,主調較不濃郁,沒有過度討好的甜味,而後味則像好的佛手柑精油一樣,像糖果般甜美的香氛。
 
 然而,Mentha citrata精油也呈現出某種非柑橘氣味的佛手柑香調,這點讓此精油的氣味變得非常迷人。
 
精油產量:
 我的所有研究都指出萃取此精油事實上需要大約75至150公斤的材料才能產生大約5%的精油。
 
保存期限:
依據儲存條件,據說Mentha citrate將可穩定保存大約兩年左右。
 
植物學:
 我們的研究指出檸檬薄荷是一種天然的雜交植物,所以我只能歸納出這一點。所有的薄荷屬植物都可在潮濕、涼爽與半陰影地區生長良好,但是據說假若水分充足,在陽光充足的地方也可生存。因為薄荷是一種快速生長的藥草,它的根部像網路般的生長,具有佈滿整座花園的能力。
       
 薄荷直立生長大約可長至10-120公分,莖幹分支。葉片成對生長,從簡單的橢圓形到披針形,外觀往往成下垂狀,葉片的顏色為深綠色帶有紫色的色調,
 
那些甜美精緻環生的花朵出現在直立穗終端或是獨立的輪生。
       
 花朵展現出柔和的白色和紫色。當觀賞花朵的特色時,你會注意到薄荷的花有一個花冠,伴隨兩片唇狀物和四個附屬的均等裂片,越上方的裂片就會越大。至於果實相當於小型的乾燥膠囊,通常含有一個單獨的種子。你會在此藥草簇葉中發現樹脂點內含有精油。


 
主要生長地區:
 依據報導指出原產地為南歐與中歐,以及東北美。進一步研究顯示較遠的美西,尤其在奧勒岡州與華盛頓州,是現今唯一種植此植物,蒸餾重要的商業性精油。此外,印度每年生產大約50至60噸的精油。
 
使用指示:
心理精神層面:
‧失眠
 
‧頭痛
 
‧沮喪
 
‧精神疲勞
 
‧性問題
 
‧神經疲勞
 
‧風溼疼痛-這是一個跡象而非作用
 
‧痙孿-這是一個跡象而非作用
 
‧發燒-這是一個跡象而非作用
 
‧腸胃脹氣(助消化)
 
身體層面:
‧抗痙攣(舒緩抽筋和抽搐)
 
‧止痛
 
‧抗發炎
 
‧抗發炎(舒緩發炎)
 
‧抗菌(對抗細菌)
 
在中東,因為薄荷的薄荷腦成份,而受到高度重視,薄荷茶在這樣溫熱的國家受到極大的歡迎,因為薄荷已經證實可清新與潔淨口腔。非常清楚的知道薄荷這藥草可改善消化能力,舒緩噁心和鎮靜腸胃脹氣。
 
 也有人說在地中海東部地區的人也知道使用此藥草作為治療用途,但是它那令人驚豔的香氣也令人感到歡欣。薄荷成為古希臘信仰與生活布料的一種重要藥草。大部份過去的知識藉由中世紀藥劑師大力研究與收集,他們研究顯示豐富了解如何治療各種疾病與問題。在希臘雅典,薄荷精油過去都用於治療四肢酸痛,綠薄荷(spearmint)精油用於芳香沐浴水。
       
 文藝復興期間,發現更多如何治療人體各種功能的方式,這段期間開始紀錄診斷與治療某些疾病的過程,並且開始出版藥草與醫學書籍。
       
 有趣的發現到在羅馬時代,他們創造了運用芳香的藝術,這被稱為”芳香的物品(the scented things)”,這也運用在醫藥中,綠薄荷成為薄荷藥草家族中最受歡迎之ㄧ的品種。薄荷也大量的用於烹飪美味佳餚中。
       
 印地安的”巫醫或巫師”使用Mentha arvensis var. Villosa,或美國薄荷,搭配心靈療癒治療噁心與許多皮膚問題。據說中古世紀時,人們將葉片磨成粉末狀,用於美白牙齒。
       


 至今薄荷依然是一種貢獻極多的藥草,可以見於添加於許多食品、甜點、牙膏、香水等等商品中。然而,身為一位臨床芳香治療師,我們發現最大的成果是針對許多疾病使用此精油時,都可獲得驚人的舒緩效果,無論是表皮或是體內使用。此精油也可添加於藥物中,諸如非處方藥品Vick’s vaporub。
       
 不單只是這樣,我讀到檸檬薄荷具有各種運用方式,在食品工業、美妝公司、香菸公司,當然還有香水公司,順便一提,所有的薄荷都是極佳的殺蟲劑,具有排除那些常見害蟲的功能,諸如螞蟻、蟑螂和蚊子。
       
 我們在希臘神話(Greek Mythology)網站的文獻索引中發現一些民間傳說(www.mythindex.com/greek-mythology/M/Mintha.html):
       
 種名Mentha是源自羅馬的神話,Minthe是一位秀美動人的年輕女神,吸引到陰間統治者冥王(Pluto)的目光,當冥王的老婆普西芬妮(Persephone)發現他的愛戀美麗的女神時,相當的生氣。
       
 她施法將Minthe變成一株卑微的植物,被踐踏於腳下。冥王無法扭轉普西芬妮的詛咒,但是它可以降低法術的影響力,因此賦予Minthe甜美的氣味,當它受到踐踏時,可散發出芳香氣味。
       
 Minthe的名子改為Mentha,因此成為薄荷藥草的名稱。
       
 薄荷好客藥草的名聲也是源自希臘神話,故事描述是:兩位陌生人走進一個村莊,所有的村民都不理會他們,沒有提供他們食物和水,不過,有一對老夫妻,腓利門(Philemon)和巴烏西絲(Baucis),提供他們餐點,當他們四位坐下來用餐之前,這對夫妻使用薄荷葉摩擦桌子,清潔與清新桌面和空氣。
       
 這兩位陌生人是由宙斯神(Zeus)和赫密士神(Hermes)偽裝的,祂們為了表揚腓利門(Philemon)和巴烏西絲(Baucis)的好客接待,因此將他們簡陋的家變成了神殿。
       
 因此薄荷變成了好客和慇勤接待的象徵。
 
主要的成分:
 像往常一樣,當研究任何精油的主要成分時,所有作者給予的成分明細都會有些許的不同與變動,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因為生長的地區、栽種方式、氣候狀況等等因素可能會導致成分變動。
 
 看著我的研究,我將檸檬薄荷(Mentha citrata)的化學成分比例做了平均:
‧沉香醇     22-24%
 
‧乙酸沉香酯 18-23%
 
‧檸檬烯     11%
 
‧香葉烯      6.4%
 
‧順式-β-羅勒烯   4.9%
 
‧反式-β-羅勒烯   4.9%
 
為何它具作用性?
 沉香醇被證實不僅具有鎮靜的作用,還可以冷卻肌膚,而檸檬烯可抗菌,並且現今有許多談論檸檬烯具抑制腫瘤作用的報告。
針對乙酸沉香酯,研究已經顯示此成分可非常成功的治療發炎問題。此成分也是極佳的鎮靜劑。
 
安全防範措施:
 羅伯‧滴莎蘭德(Robert Tisserand)所撰寫的精油安全使用指南(Guide to Essential Oil Safety)當中敘述檸檬薄荷(Mentha citrata)不具光敏性,具有輕微的刺激性,因此可能造成皮膚刺激反應或口服毒性。
 
與藥物治療互相的作用性:
 透過我對檸檬薄荷(Mentha citrata)的所有研究,我無法找到任何運用此精油會與其他藥物產生相互作用的資料。
 
研究報告
 我在做網路研究時,我偶然看到下面的資訊,源自www.sciencedirect.com,我想你們可能對這報告會感興趣。
 
生物學資料
 急劇毒性。口服LD50實驗於老鼠身上,報告指出劑量大約5公克/公斤,5/10死亡。皮膚LD50實驗於天竺鼠身上,報告指出劑量超過5公克/公斤,0/10死亡(Moreno,1979)。
       
 刺激性。一部份的皮膚LD50研究,使用未稀釋材料於天竺鼠身上,以劑量5公克/公斤塗抹,經過24小時閉塞之後,會產生輕微至中度的腫脹與紅斑症狀(Moreno,1979)。
       
 以8%比例稀釋於凡士林中, 48小時貼布測試,使用在32名自願者背部,結果並無刺激反應(Epstein,1979)
       
 過敏性。最大的實驗(Kligman, 1966; Kligman and Epstein, 1975)使用8%比例稀釋於凡士林中,進行於32名自願者身上結果無產生反應(Epstein,1979)。此測試濃度是基於消費者產品中最大稀釋比例為0.8%的報告。
       
 光毒性。當檸檬薄荷未稀釋塗抹於無毛髮老鼠的皮膚上,透過螢光型黑光燈或氙弧太陽模擬器紫外線照射後並無產生光毒反應。(Forbes and Davies, 1979)
       
 其他。使用400ppm,觀察對於石膏樣小芽胞菌( Microsporum gypseum)、馬毛癬菌(Trichophyton equinum)和紅色毛癬菌(Trichophyton Rubrum)並無殺真菌或抑制真菌的功效。(Dikshit and Husain, 1984)
 
©Deby Atterby

圖片



推文到推特 推文到臉書


上一則   |   回上頁   |   下一則